Monday, December 25, 2006

做高層真係好

日前,「準時食飯小組」三人之中,匿名放假,只有本人及另一同事子華準時用膳,餘下笑話老頭及少年馬神,在樓上辛勤地搏鬥。

先介紹一下。子華和少年馬神均是香肛大學畢業生。子華在行內打滾多年,年近三十,事業完全無起色,做極散仔一名,係個種自己知自己衰但發奮唔起既類型,覺得可以係北韓勞動,係執到好籌,由於佢講野幾好笑,匿名成日叫佢轉行演藝界,搞棟篤笑,這裏暫稱子華。至於少年馬神,典型文科學生一名,咪書型,乖學生型,淆底型,容易受傷覺得好hurt型,笑話唔好笑型,非交際型,一畢業便到北韓勞動,從無出走意欲,至今已四年,「因為太悶」,染上賭馬惡習,和笑話老頭情同父子。

由於佳節當前,返工人數嚴重不足,我和子華用膳完畢,樓上本部組位置空無一人,一出電梯,極目只見肋手判官一人目露兇光,由好遠處好似動感死光咁射過黎。

肋手判官,最原本的花名為小新,因為名字有一「新」字。後來小新升做真正的高層,為談話小心起見,改為蠟筆,用了好一陣子,近幾個月改為肋骨,越見隱蔽,不久子華轉稱肋骨為辣手判官,很快便變成「肋手判官」,簡稱肋氏。

一個人的花名可以如此嬗遞,可見佢本身係話題人士。

子華一埋位,肋氏便喝道:「你D野做完未?」肋氏不嬲中意大大聲叫人埋黎俾佢怒屌。但佢一向唔屌本組,予人愛護其直轄部組的感覺,所以肋氏此一呼喝,令人甚為愕然。

子華只做左個頭,但當然答:「就黎做晒!」

肋氏再喝道:「D野幾時派俾你架!?」

子華開始低聲道:「...六點幾。」

「而家幾點呀!」

時鐘顯示八點半有多。

「六點幾派俾你D野仲未做晒,可以炒得囉喎。」

肋氏既口頭禪係「炒Q你」,我地都聽到麻木晒,但從未見佢炒過一個,佢最中意懶型咁撻你一句:「炒Q你丫拿!」

不久,笑話老頭、少年馬神、禮貌、主任味之鬼丙、味之鬼丙的副主任「好朋友」麥兜娜陸續回來,肋氏召集這批咁o岩唔係放假既可憐蟲聽佢訓話。

肋氏鳩o翕一輪,簡撮如下:

1)唔好Dum波鐘,要快手做完手頭工作,仲恐嚇說「你識計我都識計」、「我會係評核如實咁寫」。 但咁只證明返遲半個鐘既指令係多舊魚,而且,唔夠人返工就自己執下張假表,淨係識執散仔既假表,部組內中層差唔全部放晒假,又唔見佢執下,剩下禮貌呢隻勤勞命賤打不死既曱甴,慢工出細貨地慢慢改功課。everything happens for a reason,高層最叻乜都話係下面有問題,正一痔瘡生上腦。

2)重新分配食飯時間。底下原因係,佢六點開會開到七點,而我地有時做到一半落去食飯,食一個鐘,結果八點多上到黎,做完一份有時要九點幾(看功課份量而定),由於當日返工太少人,所以出現一份功課都冇的情況。佢要求全體六點食,七點上黎開工,即係以前分批食飯既指令係多舊魚。但味之鬼丙和麥兜娜要分開時間食,因為要有個人睇場。而我地終於知道,雖然北韓訂明食飯時間係一個鐘,但全層冇人食足一個鐘,係我地錯,勞動人民果真夠敬業。

翌日,肋氏仲夠膽死叫組內另一中層金兵mark低大家交功課既時間,金兵後來報告話睬佢都傻,佢自己都做到成隻積咁。當晚,冇人理會肋氏係六點食飯既指示,大家都做完一份功課先落去,味之鬼丙和麥兜娜飯都冇食,係辦公桌啃麵包,肋氏呢,一如以往落canteen同人鄰組談笑風生。收十二點既少年馬神放工後匯報話,肋氏當日未完成所有工作,便向味之鬼丙二人拋低一句「我好累,你搞埋D野佢」,然後鬆人。

奇怪,可能有D上司覺得士氣唔重要,開口埋口「炒Q你」,但既然金正日成日都出埋D恐嚇聖諭,公司文化係咁,又唔駛大驚小怪。

做高層,十幾皮一個月,得閒請大家食下蛋糕,唔順意就搵D茂利黎屌,又可以做高層色魔,多麼的令人嚮往啊!

1 comment:

李燦榮 said...

板主,新年快樂!我個台而家搞緊個「契弟普選」,得閒過來投票啦!